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话题 > 正文

这背后是何逻辑:加息年开局美元逆势下跌 新兴货币反而崭露峥嵘

发布时间:2022-01-15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

?

  在新年伊始,市场对美联储提前加息和缩表的强烈预期,推动了美债收益率在过去一周大幅走高,科技股、加密货币等风险资产则一度遭遇重创。然而,在外汇市场上,一个颇为蹊跷的现象却正出现:美元指数似乎并未受到市场对美联储加息预期的提振,反而开始逆势走软,而不少业内机构甚至已开始看涨起了新兴货币……

  截止周三亚洲时段,美元指数已经在年内转跌,日内一度刷新去年11月下旬以来的最低位95.54。尽管美元指数近几周受到美联储今年将大幅升息的观点的有力支撑,但该指数一直难以突破11月底触及的16个月高位。

  这样的反常走势直接导致美元与美债收益率间的传统关联性出现脱钩——在美元走弱的同时,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周二一度曾升破0.94%,触及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因货币市场预期美联储今年有望加息四次。

  对于美元缘何在加息预期下上行乏力,业内人士眼下众说纷纭。法国农业信贷银行G10外汇策略主管Valentin Marinov就提到了两点理由。

  他表示,美元疲软的部分原因是,交易员认为其他央行将更早加息,这削弱了美元在利率方面的相对优势。 他指出,“要让美元上涨,我们需要市场对2023年、2024年的利率预期更接近12月点阵图所暗示的水平。”

  此外,Marinov还认为,对美元表现落后于美债收益率的另一个解释是,美元的多头仓位已经很高。做多美元一直是进入新年时最受欢迎的外汇交易之一,杠杆基金的美元净多头头寸正处于2019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Englander写道,他对最近几周美元在通常对美元有利的情况下,未能取得上行感到震惊。在实际和名义美债收益率都在上升,而美股苦苦挣扎的背景下,美元最新的疲软令人费解,这可能表明此前的利好消息已被消化。

  Englander提到了多个美元在当下承压的潜在原因。一个明显的美元负面因素是市场对新冠疫情将消退的信心不断增强。Englander报告中罗列的图表显示,那些对疫情敏感的股票相对于标普500指数的比值,几乎已经收复了奥密克戎成为媒体头条新闻以来的所有跌幅。事实上,市场对新冠肺炎的担忧情绪一直对美元有利,而眼下对奥密克戎恐慌情绪的解除则无疑对美元不利。

  Englander还指出,从股市角度而言还有另一个理由可以解释美元的疲软:近期大型科技股和热门IPO个股相对于标普500指数的表现大幅落后。同时,美国股市在过去两周的表现比全球同行低3%,而在2021年全年的表现则高出21%。

  可以肯定的是,尽管美国经常账户的赤字不断扩大,实际收益率仍处在低位,但美国资产过去一年的优异表现影响着全球投资组合的流动,至少部分推动了美元的上涨。但现在的危险之处在于,美元可能会失去这种流动性支持,不断上升的美债收益率或将打压长期成长股/科技股,而这类股一直是美国股市跑赢大盘的关键驱动因素。

  此外,Englander还提到了一个关键的原因——对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将在美联储加息升息后很快开始缩减的预期不断上升,这也令美元承压,或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收益率上升的影响。

  随着美联储减持美国国债,美国财政部可能会发行期限较短的国债。正如Englander所指出的,如果更多国库券在短期内流入市场,可能需要美元走软来吸引外国投资者增持,尤其是至今收益率仍然较低的短期债券。

  随着美元在新冠伊始并未因加息预期的升温而迎来大涨,许多在汇市风暴中最为脆弱的新兴经济体无疑可以因此松一口气。而有意思的是,眼下一些业内机构甚至已开始转而看涨起了新兴货币兑美元在年内的前景,他们认为这一资产类别现在正处于更有利的位置以承受美联储加息时的压力。

  以James Lord为首的摩根士丹利策略师本周在一份报告中就写道,历史上美联储加息往往反而标志着美元见顶,发展中国家货币“可能已接近触底”。与此同时,花旗集团策略师最近也削减了一些做多美元做空新兴市场货币的头寸。

  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目前正接近两个月来的最高收盘位,几乎并未受到新年伊始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至疫情前水平的影响。不少发展中国家的央行在2021年就已率先加息,为美联储加息所可能产生的冲击构筑了缓冲。

  M&G Investments新兴市场债务主管Claudia Calich表示:“人们普遍错误地认为,当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时,新兴市场货币的表现会很差。但实际情况是,它们往往会提前贬值。因此当美联储真正开始行动时,它们实际上往往会表现相对较好。”

  历史统计显示,在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的加息周期中,美联储将利率累计提高了425个基点,新兴市场股市在此期间上涨了80%,远远超过了标普500指数12%的涨幅。这也与新兴市场货币在此期间的旺盛需求相吻合,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上涨了22%。

  同样,在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期间,美联储将利率上调225个基点,新兴市场股市上涨22%,略高于标普500指数,同时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上涨了10%。

  目前,Calich相对看好墨西哥比索、智利比索和捷克克朗,这些经济体要么对外账户强劲、要么通胀可能很快见顶。她表示,除非美联储加息幅度超过近期点阵图所反映的幅度,否则“新兴市场在2022年的表现应会更好”。

  根据基金管理公司Eurizon SLJ Capital的数据,眼下一些最大的新兴市场和美国之间的短期债券收益率之差已达到逾500个基点,较疫情前的水平扩大了约167个基点。该公司表示,随着美国利率上升,这一息差缓冲将很好地为新兴市场服务。该公司目前正持有那么可能受益于全球经济扩张的货币,包括印度卢比。

  该公司基金经理Alan Wilson和Joana Freire指出,“新兴市场货币在美国收紧政策环境的定价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市场参与者现在基本上处于观望状态。当然,话虽如此,美联储日益的态度仍可能会困扰市场,眼下尚不能排除新兴市场货币未来走软的可能性。”

????????? ?
?

上一篇:话题:全球资管巨头富达国际最新发声:这些领域的隐形冠军和消费

下一篇:我最关心的云南事 来开屏新闻留下你关心的话题和热词